江豚之死,将长江“禁渔”成果打回原形!该动真格了

时间:2019年11月07日

  10月中旬,一条尾部被渔网缠住的江豚,出现在鄱阳湖中,被发现时已经死亡。这张江豚死去的图片在互联网上传播后,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,不少人为江豚之死深感痛惜。但更多网友则把目光定格在江豚尾巴上缠绕的那条破渔网上!一条破烂的渔网,让有着“微笑天使”之称的长江江豚殒命,折射出了长江“禁渔”之殇。

  早在2018年4月份,国家就制定了长江全面禁渔的方案,共分两阶段实施。第一阶段拟定2019年底前,在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施禁渔,让渔民上岸;第二阶段是在2020年底前,长江干流以及重要支流保护区之外的水域实施全面禁渔,暂定期限为10年。

  然而禁渔过去1年多了,长江干流以及支流中的非法捕鱼现象依旧非常普遍。地笼、绝户网、八卦阵以及电鱼船,被称为长江中的四大“毒瘤”,一次次地肢解着本已十分脆弱的生态体系。人与自然争食的现象十分严重,这也直接或间接导致了“江豚之死”的悲剧发生。人们在长江中的大肆捕捞,让鱼类资源绝迹,连捕鱼能手江豚也断了口粮,饥饿难耐的它们才会冒险到岸边觅食,很容易误入渔民的绝户网、八卦阵之中。

  作为长江中特有的淡水鲸类生物,江豚、白鱀豚在过去数十年内数量迅速减少。其中有水中“活化石”之称的白鱀豚,已多年不见踪迹。自2004年在南京发现一具尸体外,已有10多年未观察到白鱀豚在长江的活动痕迹。

  这些鲸豚类生物属于哺乳动物,每隔几分钟就要将头部伸出江面呼吸空气,想要观察到它们也并非难事。然而在2006年中科院水生所和白鱀豚保护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可靠活动中,经过为期38天的搜寻,采用先进的探测设备,也未观察到一起白鱀豚活动。按照豚类的繁殖特性,即使有残余个体幸存,也不再具备种群恢复的条件,因此近年来有专家悲观地认为白鱀豚已永远从地球上消失了。

  白鱀豚生死未必,长江的“微笑天使”江豚同样面临绝境。据农村农业部2018年7月份调查,长江江豚数量仅剩1012余头,并以每年5%-10%的速度减少。照此速度发展下去的话,用不了多少年,江豚估计也将步白鱀豚的后尘,从地球上消失。

  长江流域目前虽然已宣布禁渔,但由于支流错综复杂,流域面积广,管理难度较大,不少人仍不顾禁渔规定,暗自使用地笼、绝户网等工具非法捕捞,更有不少人使用“高压电”电鱼。据位于长江洞庭湖之滨的岳阳市反电鱼志愿者协会成员介绍,10月初至今短短20多天时间内,岳阳反电志愿者就在长江抓获电鱼船只10多艘,其中10月1日抓获电鱼船2组,查获渔获物2550斤;10月13日又抓获2艘电鱼船,查获渔获物4320斤,可见长江中的电鱼现象已经发展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。

  图片来源:岳阳反电鱼志愿者协会

  长江生态保护,仅仅依靠志愿者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。据岳阳反电鱼志愿者协会副会长介绍,自该协会成立以来,志愿者们已自掏腰包二十多万元用于购置船只等物品,共抓获电鱼船只近二百条,破除地笼、绝户网无数。

  图片来源:岳阳反电鱼志愿者协会

  但由于缺少支持,加上电鱼者的各种威胁,现已到举步维艰的程度。但协会的志愿者们并没有放弃,只要接到举报,都会赶往现场处理,由于没有执法权,只能一边与电鱼人周旋,一边向管理部门求援,但很多时候,等待他们的往往却是“杳无音讯”的无助感。

  电鱼人威胁“反电鱼”志愿者

  反电鱼志愿者车辆被破坏

  长江全流域禁渔,渔政管理部门应承担起主力军的责任,不应单单依靠志愿者们的孤立行动,更应该主动出击,打赢长江生态保护之战!

  我们可能已经永远失去了白鱀豚,还会再失去江豚吗?全面禁渔,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!江豚之死,已将长江“禁渔”成果打会原形,是时候动真格了!


网站公告更多

活动公告更多

月度任务更多